必去阁 > 网游小说 > 叶辰夏倾月小说最新章节 > 第3104章 太子的愤怒

赵旭一听一个月之约,刚好是“天梵国”彼得与蕾娜塔的大婚之期。
便对龙先生说:“龙先生,下个月中旬天梵国彼得陛下大婚,我已经答应他要去参加他的婚礼。”
“不妨事!”龙先生笑道:“我要对你的事情,刚好是国外的事情。那你就在出国之前来京城一趟吧!”
“好的!”赵旭爽快答应下来。
如此一来,既不耽误天梵国彼得的大婚,又能履约与龙先生的约定。
“还有,你的龙盟必须在近期满编才行。我已经对各部队下发了命令,所有部队的特战人员任你挑选。你龙盟的人数还是太少了,这件事情必须提上日程。”
“请龙先生放心,近斯我就会着手这件事情。”
“那就好!”龙先生点了点头。
举杯说:“来,我敬你们一杯。林焱曾经为龙盟立下过汗马功劳,你是林焱的徒弟,希望龙盟能在你的手下重振昔日的辉煌。”
“谢谢龙先生!”
林焱、赵旭分别与龙先生轻轻碰了碰杯子。
三人各自干了杯子里的酒。
酒过三巡,因为龙先生明天还要早起,就早早结束了晚宴。
林焱的房间里,赵旭对林焱说:“师傅,此间事了,明天我要去京城董家了,在董家住上两日,便准备回临城。”
林焱点了点头,说:“你出来这么久,是该回去了!代我向董老问好。”
“好的,师傅!”赵旭应道。
林焱说:“密宗重出江湖,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。能不与之结仇,最好不要与他们结仇。另外,要多多注意玄月宫这支神秘势力。他们强大的信息网太可怕了,若是玄月宫做出什么有背于国家的事情,必须予以铲除。”乐文小说网
赵旭点头应道:“放心吧,师傅!”
师徒二人一直聊到深夜,赵旭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第二天一早,林焱就陪龙先生一起离开公干去了。
赵旭盘膝在床上,一打座了一个大周天,这才去了陈小刀的房间。
上京园的厨子,早早给两人做好了早饭。
赵旭与陈小刀一边吃着早餐,一边聊着。
陈小刀对赵旭问道:“少爷,我们要在京城呆上几天?”
赵旭回道:“今天我们去董家,在董家住上两晚就回临城!”
陈小刀“嗯!”了一声,点了点头。
反正中午才要与苏柔和董妍吃饭,两人并没有着急。
早饭过后,继续畅游“上京园”。
整座“上京园”完全逛下来,至少要近两个小时。好多地方都没有看到。
赵旭与陈小刀边走边聊。
对陈小刀说:“小刀,下个月中旬左右,我要去参加天梵国彼得国王的婚礼。你留下来驻守五族村吧!”
“好的,少爷!”
“对了,龙先生让我继续对龙盟扩招。在一个月之内,我肯定完不成既定目标,倒时候你与冷傲、幽幽一起,继续这项工作。争取在三个月之内,将龙盟扩招到一万人。”
“明白!”陈小刀点了点头。
两人聊了一会儿,赵旭掏出手机分别给苏柔和董妍发了信息,约两人中午十二点在“京豪酒店”v888包房见面。
这个包房是赵旭特地让胡鹤轩预留的。
上午十一点钟,赵旭与陈小刀开车去了“京豪酒店”。
中午十二点整,苏柔和董妍先后赶到。
两姐妹前后脚进了包房。
苏柔对赵旭故意调侃说:“赵旭,你明知道我请客,干嘛选这种高档的酒店。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大出血吗?”
赵旭笑道:“放心吧!这顿饭,既不用你请,也不用我请。自然有人请客!”
“谁呀?”苏柔好奇问道。
赵旭解释说:“这家酒店,有京霸帮的股份。所以,由胡老大买单。”
“原来如此!”苏柔笑了笑,说:“这样说,我倒是省钱了。不过,这顿饭算我请哈。”
一旁的董妍说:“你们两个为了一顿饭,在这里争来争去,也不嫌丢人。”
苏柔嘿嘿一笑,说:“妍姐,原本我是想请客来着。谁让赵旭非得找这家酒店来消费。”
董妍笑了笑。
对赵旭说:“小旭,你什么去董家?爷爷还等着你呢。”
“今晚就去!打算在董家住上两晚,就回临城了。”
赵旭每次来京城,都会在董家小住几日。
到董家就像是回家一样。
“对了,薇姨不在吗?”
“她不在,外出公干去了。”董妍回道。
很快,酒菜被一一端了上来。
菜肴很丰盛,四人边吃边聊起来。
听说赵旭今天就要去董家,董妍特地下午请了假。
苏柔因为还有公事,晚上才能回董家。
京豪酒店!
一个富家公子哥模样儿的人,带着一帮狐朋狗友来到了这里。
这个富家公子哥正是“京霸集团”总经理陈冬的儿子陈钱。
陈钱因为抢了姓潘女朋友,被赵旭告诉了胡鹤轩。
胡鹤轩找到陈冬,让他狠狠教训了一通陈钱。
陈钱挨了好几个耳光,心里非常郁闷。
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因为一个女人,动手打自己。
于是,找了一帮狐朋狗友,来“京豪酒店”饮酒作乐。
当陈钱听说酒店的v888包房被人预订出去的时候,不由对酒店经理大发雷霆。
这个包房,除了胡鹤轩与胡阎平两兄弟在用,只有他父亲平时用于商业应酬。
陈钱沾了他父亲陈冬的光,没事儿就会带一帮狐朋狗友来这里消费。
对酒店经理问道:“牛经理,包房里的客人是什么来路?”
牛经理摇头说:“不知道,这是大当家亲自安排的。不过,看那两人衣着普通,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达官显贵。”
陈钱一听,立刻牛气哄哄说道:“牛经理,去将他们转到别的包房去。我今天带的朋友多,别的包房坐不下我们这么多人。”
牛经理面露难色,说:“陈少爷,这不妥吧!毕竟是大当家亲自安排的。要是被大当家知道,恐怕会惹得他不高兴。”
“这有什么,只是让他们换个包房而已。”陈钱面露不悦的神色,厉声道:“快去!别让我的这些朋友,看我的笑话。”
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